手机免费Av片在线观看,超级碰人妻香蕉在线97,国产AV丝袜旗袍无码,水蜜桃网站AV在线观看

媒体聚焦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媒体聚焦

安徽商报:学了十八般武艺 就是为了和“死神”硬“刚”

时间:2021-04-30浏览:10设置

     

      4月26日上午8时,在安医大二附院ICU(重症监护室),丁冬冬结束了10个小时的夜班,与同事进行了详细的交接,“住进ICU的,病情都非常复杂,不能有一丝马虎,更不能有一点差错。”约半小时后,他才走出病房。丁冬冬是安医大二附院男护士工作组组长,也是ICU(重症监护室)的主管护师。从业之初,也经历过别人的不理解、磨合期的巨大压力,对生命的敬畏与救死扶伤的情怀,让他坚持下来,在这里,他感受到生命的张力,“与死神在最后一道关卡争夺生命,让患者康复,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。”

      丁冬冬

      第一次上岗有点“手足无措”

      “当初选择护理专业,其实想法很简单。”丁冬冬坦承地说那时是考虑到了“就业”。2006年,丁冬冬进入大学,选择了护理专业,不过他也表示,“一直想做一名临床医生,救死扶伤,可惜分数不够。”

      2009年,安医大二附院开诊的第二年,建立了ICU病房,丁冬冬成了ICU病房的第一批护士。其时病房里约有七八名护士,因为ICU工作强度大,安排有3名男护士,丁冬冬就是其中的一位。

      ICU病房主要收治接受了重大手术、多器官系统功能衰竭等患者,在这里经过集中照护,功能得到恢复,让患者生命得以挽回。

      第一次走进ICU病房,气氛紧张又安静神秘,各种常规医疗设备和抢救医疗设备,仪器不时发出滴滴的声音,病人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,“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。”接受了一个月的培训,丁冬冬可以开始独立操作。

      “10多年前,大家对男护士的接受程度没有现在高,认为护士就是照顾人的,男同志不应该做这种工作。”丁冬冬当时也受到过嘲笑,以及一些善意的劝阻,“心里也会有些不舒服,但可能人都有一种情怀,一种英雄情结,觉得能帮到别人是件了不起的事。”丁冬冬坚持住了,他很感谢父母对他的支持,“父母一直比较支持,说自己选的路就好好走吧。”

      ICU是生命最后一道防线

      住进ICU的患者,都是病情非常严重的。安医大二附院有呼吸ICU、急诊ICU、神经外科ICU、儿科ICU以及综合ICU,丁冬冬在综合ICU,一般送到综合ICU的患者,多是病情更为复杂的,可能同时有几种病症,这就需要他们掌握更多的抢救知识。

      “都说ICU是最后一个与死神争夺生命的地点,也是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。”丁冬冬和同事们必须熟练掌握着监护仪、呼吸机、ECOM、输液泵、起搏器等几十种仪器的操作,“仪器更新很快,需要不断学习。”

      ICU病房不能有家属陪护,且很多患者处昏迷状态,“不仅要会急救护理,还要负责病人的吃喝拉撒。”丁冬冬介绍,他们要为患者刷牙洗脸,以及洗头剃胡子清理大小便等等,“这些也不能小看,清洁不到位也会影响病情。”

      病人少的时候,ICU护士两班轮值,病人多的时候三班轮值,每名护士看护约三四名患者,“要熟悉每名患者的病情,重症患者病情瞬息万变,值班时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,监控各种指数,丝毫不能放松。”丁冬冬说,上班时很累,主要是精神压力大。

      下班后也不会有多放松,人命关天,每天与死神争夺,他们要不断学习新知识,需要有大量的知识储备。“能康复出院更好,但是也很有可能,这里是他们的最后一段时光,我们是最后陪伴他们的人。”丁冬冬也经常思考,除了专业救治,还要为患者带来什么,“回家后带带孩子,孩子不闹腾的时候,就看看书。”

      见惯生死,唯有调节情绪成熟面对

      从业十余年,“虽然说是见惯生死,但是更多的时候也是伤感难过。”丁冬冬说,如果遇到老年人去世了,他们会一再提醒自己,人都是要生老病死的,“但如果是个小孩子,那真是受不了。”经常会有一些因为家长疏忽大意而住进重症监护室的孩子,有被零食卡住的,有和父亲散步掉入小区水沟里的,有遭遇车祸的。

      2019年,一名三岁男童因为车祸住进ICU病房,孩子看上去特别可爱,但一直昏迷,妈妈每次来都痛哭,维持了几天后孩子还是离开了,“他们那么无辜,什么错都没有,却就这样走了。”

      丁冬冬和同事们经常会有意识地调节情绪,“现在面对生死比以前要成熟一些了。”令他们无力的还有一些放弃治疗的,几年前有一位老爷子,在ICU住了一段时间,家人提出放弃治疗,大家劝他,老人家说:“没钱了,回家吧。”令他们高兴的是,医保越来越完善,患者经济压力也在减小。

      ICU的护士们,都会接受人文关怀相关知识的培训,“住进ICU,即使从鬼门关活过来了,也是一段痛苦回忆。”尤其对清醒的患者来说更痛苦,没有家人陪伴的孤独、对疾病的未知与恐惧、侵入式插管的痛苦、对费用的担忧等等。有的病人清醒地看着隔壁床的病友,抢救无效,穿上寿衣,被推走了。

      很多在ICU住得久了的患者,会出现情绪障碍,也就是ICU综合征,变得焦躁,觉得护士在迫害他,会踢打护士,拒绝治疗。曾有位消化道出血的年轻患者,在病房里躁动不安,拔掉所有管子,只穿着上衣不停走动,家人只好给他换病房。“不仅要关注病情,还要关注心情。”丁冬冬和同事们要学会观察患者情绪,及时开导,与他们聊天,联系家属让家属多视频电话。

      为患者拼力一搏很有意义

      ICU的患者基本都是在生死之间,顺利的术后几天就能转到普通病房,甚至有术后24小时就转走的,但也有住上一年的。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会拼力一搏。”

      半个月前,一名正在读研的年轻女孩,感冒引发心肌炎,刚入院病情就急转直下,送到ICU后心跳骤停,丁冬冬和同事们数次为其心肺复苏,曾48小时心脏不能工作,危急万分。住在ICU的十几天,数次急救,终于病情稳定下来,目前在心内科接受治疗。“努力一把,挽回一条生命,多有意义。”丁冬冬说,最高兴的就是看着曾意识不清的患者,顺利出院了。据其介绍,该院ICU病房大部分患者最后都能转出,送到普通病房。

      见惯生死,更加敬畏生命。ICU病房也经常有轻生的患者,“有服药的、烧炭的。”曾有一名年轻女孩跳楼轻生,送到ICU后,护士忍不住“批评”她:不要拿生命当儿戏。女孩也后怕不已:再也不跳了,太疼了!“生命那么珍贵,看到有不珍惜生命的行为,我们都会‘多嘴’地辅导一番。”

      丁冬冬也经常给学生上课,他发现护理专业的男生多了起来,“当年我们班上只有3名男生,现在多多了。”他认为这个行业以后会越来越好。安医大二附院还成立了男护士工作组,共有7人,丁冬冬是组长,他还是安徽省护理学会男护士工作组委员。

      妻子对他的工作支持并且崇拜,关注一些患者的病情发展,听说有康复的,两人一起高兴。在工作中,丁冬冬和其他男护士一样,遇到一些高强度的工作会和女护士互相帮忙,“我们的女护士非常优秀,专业性强,知识储备丰富,累活一样干。”

     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汪漪 通讯员 戴睿/文

      时间:2021年4月30日

      来源:https://szb.ahnews.com.cn/ahsb/pc/con/202104/30/c829528.html


返回原图
/